WTO首位女掌门上任之艰预示改革之难

原标题:WTO首位女掌门上任之艰预示改革之难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陈小茹

“世界正将WTO抛在身后,领导者和决策者急需变革。”在3月1日正式就职的新闻发布会上,世界贸易组织(WTO)新任总干事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喊出了口号,“WTO不能再一切照旧了”。

奥孔乔-伊韦阿拉是WTO史上首位女性总干事,也是首位来自非洲的总干事,任期至2025年8月31日。她虽然决心在其任内改革WTO,但多名国际贸易专家分析认为,奥孔乔-伊韦阿拉的WTO改革之路,将跟她的上任之路一样艰难曲折。

当地时间3月1日,瑞士日内瓦,世界贸易组织(WTO)新任总干事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在日内瓦世贸组织总部就职。 视觉中国供图

美国作梗

总干事遴选过程遇波折

在奥孔乔-伊韦阿拉就职之前,世贸组织总干事职位已空缺半年。之前的遴选过程遭遇波折,甚至一度停摆。

去年5月,因美国特朗普政府以“退群”为威胁百般掣肘,直接导致WTO上诉机构停摆,时任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同年8月31日宣布离任,提前一年结束任期。新任总干事遴选程序随后启动,奥孔乔-伊韦阿拉最终从8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获得绝大多数WTO成员国的支持。

作为一名国际金融学家和发展经济学家,现年66岁的奥孔乔-伊韦阿拉资历不凡。她具有尼日利亚和美国双重国籍,曾任尼日利亚财政部长、外交部长,在世界银行工作25年、担任过常务副行长,曾参与处理过世界粮食危机、金融危机等重大事件,目前是全球疫苗免疫联盟董事会主席,协助在全球范围内分发新冠疫苗。尽管一度被视为国际贸易的“圈外人”,世贸组织总干事遴选“三人小组”去年10月28日仍宣布奥孔乔-伊韦阿拉为新任总干事唯一推荐人选,并希望在去年11月9日召开的WTO总理事会会议上获得确认。然而,在提名的最后关头,特朗普政府单方面表示不支持这一推荐人选,并表示美方将继续支持韩国候选人俞明希。

根据世贸组织现行规则,新总干事任命通常应采取成员协商一致的方式,即在164个成员全部同意的情况下,新任总干事才能产生。作为世贸组织最重要的成员之一,美国与其他重要成员在新总干事遴选问题上发生严重分歧,令遴选工作一度陷入停摆,奥孔乔-伊韦阿拉的当选就此受阻。

其余100多个成员国都支持的事,为何单单美国反对?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姜跃春分析认为,特朗普政府之所以极力反对奥孔乔-伊韦阿拉,是因为她主张多边合作、强调贸易开放性、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立场鲜明,而这是高举单边主义大旗、强调“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所不愿看到的。

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团前参赞、日内瓦莱科咨询中心执行主任卢先堃也认为,反对奥孔乔-伊韦阿拉,与特朗普政府对WTO的一贯反对立场有关。相比之下,美国对韩国候选人俞明希的支持,除了专业资格上的考虑之外,还有自身利益方面的考量。其核心在于,美韩特殊盟友关系让俞明希更受美方欢迎。

美国政府换届令WTO总干事“难产”一事得到转机。今年2月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声明说,“支持世贸组织总理事会推荐的新任总干事最终人选奥孔乔-伊韦阿拉,美方已准备好与其进行合作,为实现WTO必须的实质性和程序性改革寻找出路”。同一天稍早些时候,特朗普政府此前支持的韩国候选人俞明希宣布退选,为奥孔乔-伊韦阿拉最终当选WTO总干事排除了最后障碍。

分析人士指出,兑现自己愿意回到多边主义架构下的大选承诺,尽快让美国再次回到国际组织的领导地位,是拜登政府放弃前一届政府抵制立场转而支持奥孔乔-伊韦阿拉的两个根本原因。同时,拜登也希望通过支持首位来自非洲的WTO总干事修复美国与非洲的关系,挽回美国在特朗普时期糟糕的对外形象,进而树立其尊重“多元化”的正面人设。

“拜登解除美国阻止任命奥孔乔-伊韦拉为WTO总干事,将是结束WTO僵局的第一步。这将有助于重振WTO促进多边经济合作的能力。”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和阿纳贝尔·冈萨雷斯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当地时间2021年2月16日,尼日利亚伊巴丹,小贩售卖印有世贸组织新任总干事当选新闻的报纸。人民视觉供图

“接棒者”面临太多难题

在获得美国支持后,奥孔乔-伊韦阿拉第一时间表示,她期待遴选工作的结束,WTO需早日启动必要的改革。

世贸组织目前正面临着多重困境,甚至被媒体表述为正面临25年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争端解决、多边贸易谈判和贸易政策监督三大功能受阻,多哈回合谈判停滞不前,上诉机构“停摆”,多年未达成任何重大多边贸易协议……如何平衡成员国利益、化解各方分歧,推动世贸组织改革,维护全球贸易体系,都是“接棒者”奥孔乔-伊韦阿拉不得不直面的挑战。

在3月1日上任后的首个线上新闻发布会上,奥孔乔-伊韦阿拉提出了她上任后的四大工作重点:在WTO第12届部长级会议(MC12)之前,完成3-4个明确的可交付成果;优先考虑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需要展开的行动,包括努力解决疫苗问题;就改革WTO争端解决机制的“路线图”达成共识;集中精力在今年年中之前完成渔业补贴谈判。在这四项重点工作中,如何尽快恢复WTO争端解决机制,找到一个WTO所有成员都支持的新制度,激起组织的新活力,更是奥孔乔-伊韦阿拉的首要任务。

尽管改革之路困难重重,令人欣慰的是,上任首日的奥孔乔-伊韦阿拉便取得了首个突破——此前举办地点和时间均悬而未决的WTO第12届部长级会议(MC12)终于有了定论。3月1日WTO宣布,MC12将在2021年11月底至12月初在瑞士日内瓦举行。“MC12给了我们一个时间表,但我要告诫各位,不要对MC12加载太多期望。”奥孔乔-伊韦阿拉建议说,“我们在MC12之前必须努力完成三四个明确的可交付的成果,以便贸易部长们可以集中精力批准协议,并商定最佳实施方法。”

部长级会议是WTO的最高决策机构,一般每两年举行一次。上一次MC11是在2017年12月举行的,由于疫情等原因,MC12一直未能召开。因而,奥孔乔-伊韦阿拉上任首日便敲定了MC12议程,令各方看到了WTO重启的信心。

世贸改革之路面临重重变数

奥孔乔-伊韦阿拉顺利就任,并不意味着她的4年履职之路将一路坦途。她当选过程之曲折,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美欧围绕WTO的主导权之争。在美欧“掰腕子”、单边主义抬头、各方贸易争端加剧的情况下,WTO的未来改革之路也将面临重重变数。

对美国而言,尽管拜登政府希望重回多边主义,但美国利益决定了一点——要么由美国主导WTO展开根本性改革,要么让这一束缚其行动的重要国际组织失去行动力。对欧盟国家和其他WTO重要成员来说,这都是不可接受的。因而,此次总干事人选之争只是美国与各方博弈的第一步,未来双方甚至多方还将围绕WTO改革展开更激烈的争论。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此前表示,目前WTO遇到了一些困难,需要改革,中国支持WTO进行必要改革。中国将会积极支持奥孔乔-伊韦阿拉履行总干事职责,也希望她能够迅速恢复WTO正常职能。王受文强调,WTO改革首先是要恢复上诉机构的正常运行。同时,对农业方面的过度补贴,也需要通过改革来予以适当处理,“特别是一些发达国家对农业方面的补贴可以说是巨大的,发展中国家非常关心关于粮食公共安全储备方面的议题。我们认为这应该是WTO改革优先关注的议题”。

本报北京3月3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