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有七人的石家庄最小村:疫情防控一丝不苟
原标题:仅有七人的石家庄最小村:疫情防控一丝不苟

疫情来袭,仅有4户人家共计7口人的井子村被“保护”在大山的皱褶中。

闭环管控之下,位于河北省井陉县辛庄乡仙台山景区内的这个小村庄早已闭门谢客。从辛庄乡党委政府所在的辛庄村出发,沿着通向这里的唯一公路,要经过3个临时检查站,才能到达井子村。

井子村算得上是石家庄最小的行政村。如今,井子村和石家庄市所有社区、乡村一样,已做完第二次全员核酸检测,正在等待是否开始第三次核酸检测的正式通知。

1月12日,在石家庄市启动第二次全员检测的当天,村民李志刚也像很多石家庄市民一样,把自己拍摄的井子村进行核酸检测的视频上传网络,立刻引起了网友关注。

井子村目前在村的7名村民中,43岁的李志刚和妻子是年龄最小的两位,“其他都是70岁以上的老人”。

说起拍摄上传视频的初衷,这位井子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告诉记者:“就是为了宣传正能量。”视频中,这位朴实的山里汉子表示:“虽然咱们村小,人也少,但党和政府没有忽略俺们!”

在1月12日下午河北省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河北省疾控中心主任、流行病学专家李琦通报称,石家庄疫情主要分布在农村地区,以农民为主。截至当天,农民占所有病例的70.07%。

按照石家庄市的紧急部署,井子村和辛庄乡的疫情防控工作早在1月5日夜就已启动。

“不漏一户,不落一人。”李志刚夫妻俩当晚就通知了井子村里的5位老人。而包村干部栾利荣和张泽旺则连夜赶往负责的包括井子村在内的3个村庄开展工作。

经过紧张摸排发现,有户籍人口1万出头的辛庄乡,有7000多人在外,在家的2000多人中主要是老年人。

由于目前留在乡村的大都为老年人,辛庄乡疫情防控政策知识的宣传和石家庄城区有所不同,不是在手机端传播,而是依靠村里的大喇叭;由于村干部年龄偏大,信息汇总也需要以乡镇包村干部为主……

与此同时,负责井子村村民核酸采样工作的辛庄乡卫生院医生左彦生和白土岭村村医赵彬文也在1月5日晚上接到了井陉县卫健局的紧急通知。

1月6日一早,接受培训后,他们领取医疗物资第一时间投入工作。他们一共负责两道沟、8个行政村的核酸检测工作。

在“八山一滩一分田”的辛庄乡,接受核酸检测的2000多人分散在38个行政村的77个自然村中。乡镇干部带着医护人员沿着大山的沟壑,一个村庄一个村庄的采集。被采集者多是老人,很多人行动不便需要入户采集。

由于一直处于紧张的工作状态,两位医务工作者回忆不起太多当时的工作细节。但在一些乡镇干部分享的朋友圈中,记录下他们深夜里借助手机照明,走过崎岖山路的情景。

在这次与疫情的赛跑中,井子村这样的小村庄并没有落在主城区的社区之后。按照全市统一要求3天完成第一次全员核酸检测,井陉县辛庄乡用时一天半就完成了全部工作。

经过两轮核酸检测,井子村7人都呈阴性,辛庄乡2000多人也全部呈阴性。

目前,疫情似乎并没有给深居简出的井子村村民带来太多影响:5位老人继续在家“猫冬”,在李志刚1月17日分享的朋友圈视频中,他的妻子听着歌曲坐在炕上用秸秆编着自家的新盖帘……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樊江涛 朱洪园 通讯员 姚晓科 高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