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依扎谈《山海情》:命运如石砸向生活 激起水花
电视剧《山海情》收官,全剧最后一个镜头,是涌泉村的青年带着孩子们站在已是青绿的山岗上,寸草不生的西海固一去不复返了。2016年孩子们在山岗上奔跑的镜头,与1991年水花逃婚时,得宝们奔跑在黄土地上的镜头反复重叠对照。但2016年的镜头里,没有水花。水花在这个故事里,最后一个镜头是,她带着装好了义肢的丈夫回到家里的小卖部,丈夫终于能站起来端详妻子和孩子了,丈夫把孩子搂进怀中,水花在一旁落下泪水。

水花这个角色,第一集中,就因毅然逃婚和为了老父亲无奈接受包办婚姻时的两场哭戏,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少女面对命运的无奈,委屈、不甘、心痛,被热依扎[微博]非常精准地演绎出来了,她的演技受到盛赞。而对于大家的赞赏,热依扎很是平静谦逊,一再表示,是大家“高抬”了。

在《山海情》之前,热依扎最为人熟知的作品是《甄嬛传》和《长安十二时辰》,出道多年,作品并不多。热依扎自小外形出众,高中就做了兼职平面模特,她回忆,自己北影毕业以后,心气儿高,总希望能接好戏,当主角,于是很多年没有演戏。她的一个朋友妈妈是香港人,有一次朋友妈妈跟她说:不是每个人的运气都那么好,你看香港很多演员都是从很小的配角做起,最后成了大演员,你何不走这条路,一步一步走得更踏实。“我觉得她说得特对,所以我开始在剧组当跟组演员,在很有名的演员身边演那种一句两句台词的丫鬟。在摄制组里学一些东西。”

“我不是天才演员,但我成为一个好演员的心没有变过。我记得《甄嬛传》那会儿播出了,我在家里看,看完自己的表演,我就挺安静的,我妈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演得不好。那个角色好,剧本写得好,或者说当时宁嫔这个角色跟我年轻时候很像,但我演得不好,我其实演得很脸谱化。我当时就问我自己,我说你到底想走哪条路?你要对你自己的事业负责了,你想往哪个方面走?是想靠脸吃饭,还是靠演技吃饭,这两条路都没有对错,但你得想明白。”

热依扎选择了:要让大家认可演技。然后热依扎开始养成了一个习惯:做什么事都要有意识地观察和记忆。“比如说喝一杯水,大家肯定是无意识的,但我会有意识地把刚才喝水的动作再重复一遍,记住。比如今天跟父母吵架了,然后哭了,我会赶紧跑厕所去看看镜子,记住自己刚才哭是什么样的。这就是我的笨办法。”

另一个办法就是拉片,把自己欣赏的女演员的电影,集中拉片,“今天就拉她的片,明天就拉另外一个人的片。把她们演出的电影集中地看。就看她们是怎么处理情绪的,她们的优点是什么?她们为什么能成为这么好的演员?”

再有,就是看书,这是父亲对热依扎的期许。“我父亲是文字工作者,他跟我说,要多看书,年轻阅历不多,要把角色塑造饱满,除了观察生活,看书能增长见识和想象力。”

热依扎回忆,《山海情》建组面试时,自己刚生完孩子,所以基本没抱什么希望,只是觉得“能让人家认识我,知道有我这么一个演员存在”就好。在角色和剧本都保密的情况下,孔笙[微博]导演跟她讲到了剧中一个女性角色,“也没有说叫什么名字,就说了下她的故事,我觉得还挺感人的。后来才知道这个角色叫‘水花’。”听了水花的故事,热依扎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水花是一个年少时没有跑出大山的女孩,但我妈妈是有幸走出大山的女孩。”

“我妈妈年轻时生活在新疆的县城里,我姥爷是位老师,人非常好,他翻山越岭地找孩子们来上学,其实就特别像‘白校长’。后来他淋巴癌晚期,还在给孩子们上课。曾经我妈妈跟我姥爷说,想去北京上学,然后姥爷就同意让她走了,所以我妈妈才有机会来到北京上大学,留在北京工作。如果当年我妈妈没有走出去,她可能是另外一种人生。我妈妈就是那些从大山或者从偏远地区走出来的女孩之一。”热依扎妈妈的故事,打动了孔笙导演,而这一段家族史对于热依扎塑造水花这个人物,也是有帮助的。

热依扎回忆,一开始看了五集剧本,对水花这个人物的认识还是比较浅的。“等真正去了拍摄地,看到戈壁,看到山,看到风沙,了解一些当时的故事,做着剧本里人物做的事,你又会对这个人物的内在有更深的认知,你对角色的判断也会更准确。”

在哺乳期接到了一个优秀的项目,这既是幸运,也是挑战。对于整个《山海情》的拍摄过程,热依扎有很多想要感谢的人。拍戏时未出哺乳期,热依扎只能带着孩子去宁夏拍戏。她觉得去宁夏的一路上,不管是剧组工作人员还是列车上遇到的陌生人,都给予了她这个新手妈妈许多善意,送给孩子小礼物,帮助她保护孩子带孩子。在她看来,自己能顺利演绎好水花这个角色,离不开这些一丝一毫微小的善意,“如果说那时候但凡孩子有什么事情的话,会扰乱我工作的节奏。所以你知道,每一个你遇到的善良的人,都成就了你的现在。”

同时,热依扎也很感性地表达了对自己女儿的感谢,“孩子一路上都不哭不闹,就是心理上让我少了很多压力。你知道当妈妈以后,如果带孩子去工作,她要是不舒服或者怎么着的,作为妈妈会特别自责。但她一路上都没有哭闹,都是乐呵呵的。”

“我女儿特别好,不是因为她是我女儿我才这么说,我永远把她当成一个独立的人去看待。她有太多的闪光点是我没有的了,我经常跟她说,你知道吗?妈妈特别欣赏你,因为你有好多优点,是妈妈要跟你学习的。她虽然还不会说话,但我知道她肯定能听懂。”

热依扎也特别感谢了孔笙导演,她聊起有一次到时间了需要回车上吸奶,剧组停放车辆的地方,和拍摄现场是分开的。过了一会儿,孔笙导演骑着自行车从现场过来了,来找热依扎聊剧本上的一些问题。“那个车离得近了是能看到车内的,我就看到他在车外离得很远很远的地方就停下了,对我的工作人员也特别有礼貌,说来找一下扎扎,说没事,不着急,我等她。你想,导演差不多是我父亲的年龄了,而我是个晚辈,但他的那种细心,对一个女性一位妈妈的那种尊重和体贴,让人太感动了。”

还有一次拍夜戏,天特别晚了,剧组住的地方离拍摄地还有一个半小时车程,热依扎忧心孩子,但看大家都在置景忙乱,讨论剧本,不想给大家添麻烦的她,实在问不出口自己什么时候能走。孔笙细心,注意到了她,就说“这场戏没有你,快,快回去快回去,孩子肯定等你一天了”。热依扎说谢谢导演,转身去换戏服时,就哭了。“为什么我要在公众场合,一再表达对剧组的感谢,因为我总觉得再怎么感谢,也说不尽我心里的感谢;因为我觉得好的人做好的事,应该被大家知道、看到。”

[对话]

第一关是方言

澎湃新闻:拍《山海情》这部戏过程中,遇到的主要困难是什么?

热依扎:从演员的角度说,首先我们不会把它叫做困难,我们会把它当成课题一样,去研究去分析,困难总会有办法解决,看你愿不愿意找办法。

首先第一关是方言。一开始就跟导演聊过,我说可不可以给我些准备时间让我练方言?创作一个人物之前,肯定希望有一些做功课的时间,然后方言对我来说,是一个最大的障碍,因为我们家虽然从新疆来到北京,但我是在北京出生长大的,所以西北的方言,真是不太会。这是必须攻克的障碍,我也希望方言能增加这个人物的魅力,就是让观众更相信她是这个地方的人。

然后那些肢体动作之类的,在我看来,它们都是建立在方言表演上,你要是说话先像了,别的大家就容易相信一些。肢体动作这些设计,要观察生活,观察身边接触过的、看到过的人,包括新闻上的采访,我之前看过闽宁镇在电视上的一些采访,然后去找当地人说话和肢体的感觉。还有就是以往看到的很多质朴的农村女性,她们平时说话走路的动作,吸取进来,然后再变成水花的特点。

而且水花她不是只有一种面向。人是多面体,我不希望只给观众体现出一个样子的水花。比如你看水花有时候跟人说话是怯怯的,不好意思的;有时候得宝他们开玩笑水花又能接得住;有时候他老公说气话,她会特别理性地反驳。

是人就会有各个面,你怎么把每个面都融进去,因为我也希望观众能相信我演的这个人是水花。而不是只完成剧本上给出的东西,我需要自己去丰富剧本以外的东西,完成心里的信念感。

比如说要去想:水花的家庭是什么样的?为什么只出现了父亲没有母亲?水花逃婚的事筹备了多久?为什么逃婚的时候得福给她塞那些钱,她会哭成那样?后来走七天七夜去金滩村,她如何做的决定?这七天她经历了什么?当然,作为影视作品,不可能说把人物的每一个细节都抛给观众,这不是流水账。但作为演员我内心要有一本账,要对人物前史心里有数,这才能完成人物行动的合理性。

“你不真的走到那儿,不是跟当地人聊了,根本无法想象那些故事”

澎湃新闻:对于当地的扶贫历史,去到当地之后,有没有一些比较具体的了解和亲身的感受?

热依扎:拍摄地其实是在戈壁滩上搭建起来的,但你想想,咱们演员在那演戏,剧组有水有饭,拍完了有车接送回银川。但那个时代当地的人没有这些。而且你说咱们的服装,1990年代当地的服装,其实像我爸妈他们七八十年代的衣服。所以看剧本,知道这是一个扶贫剧,但去了以后看到搭建起来的景,才真的感觉到当地老百姓真是太不容易了,脱贫致富对他们来说,真是生活质的飞跃,人生巨大的转变,真的挺感动的。你不真的走到那儿,不是跟当地人聊了,根本无法想象那些故事。

澎湃新闻:当时实际的拍摄过程中,你觉得有没有遇到过一些什么困难之类的需要去克服的?

热依扎:过程中,我一直都在一个自己到底能不能演好这个角色的自我怀疑当中。因为作为演员,当然希望自己能演好,但看到团队里有那么多很好的演员,黄轩[微博]、闫妮[微博]姐,然后张嘉益老师、尤勇智老师等等,其实是有压力的,希望自己的戏不拖大家后腿。

澎湃新闻:所以你觉得你主要面对的困难就是自己内心的怀疑和不确定。

热依扎:对,再加上生活的一些新转变,新身份。可能一方面是生活上的责任,一方面是事业上的责任,就更想把两边都给兼顾好。事业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年了,起码知道摄制组是怎么拍摄的,但“妈妈”这个新身份,还没有游刃有余。

新手妈妈

澎湃新闻:成为母亲之后,觉得自己可能最大的改变是什么?而且对于新身份来说,你觉得母亲的身份,然后对于你在表演上有没有带来一些启发和影响?

热依扎:我觉得是会做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原来可能我性格稍微有一点点不自信,没办法,从小到大养成的,所以以前有什么戏、什么事来找我,第一反应先是:我不行,我不会,我做不好。老是这样。但成为妈妈以后,我没有资格有退路。因为你后面还有一个需要你保护的人,你怎么往后退?你总得先试试。所以我就跟我自己说,没什么不行的,行不行先别多想,你先去做。

澎湃新闻:拍戏是特别耗精力高强度的工作,在这样的情况下,同时还要兼顾孩子感觉还是挺难的,但你还是把水花这个角色塑造得很好。

热依扎:主要是孩子太小了,然后又要跟我一起去工作,但我还好,起码我有一个比较好的阿姨,能在拍戏的时候帮助我照顾孩子,让我能安心工作,但你知道,很多妈妈没有能帮忙的阿姨,我已经很幸运了。

我觉得我能塑造这个角色,不是一个人能做成的事,是很多人的努力。我也感谢大家对水花的喜爱,但确实是高抬了,确实是把我捧得太高了,合理去看这个事,人物的成功是大家共同的付出和努力,一句台词是对陌生人说,还是对亲人说,反馈是不一样的,如果对手演员不给我一些闪光的东西,我不可能能呈现出现在这样的水花。

澎湃新闻:所以你是觉得,大家的善意和帮助,都是你能顺利完成这个角色的因素和助力?

热依扎:对。当然作为新手妈妈我有我的辛苦,但新手妈妈里,比我辛苦的大有人在。每个人都在承受着自己的辛苦,所以我不愿意去跟公司,跟剧组,跟大家去多说这些,反而我会尽量展示积极的一面给大家,为什么?因为不想给别人带来焦虑感。我是妈妈,我明明知道当妈妈焦虑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状态,可能只有当过妈妈的人才能理解那种辛苦,妈妈们已经很辛苦了,我怎么能去放任自己的焦虑让她们更加焦虑呢。

澎湃新闻:带着孩子拍戏挺辛苦的,整个拍摄过程你感受如何?

热依扎:辛苦这个事情,只能是相对来说,可能你当下生活比你以往的生活辛苦一些,但辛苦就怕比较,很多妈妈比我更辛苦。在这个戏里,在一个职业环境中,大家对我的新手妈妈身份给予了理解和尊重,我很感谢我的工作环境。导演在剧组也经常说起,说扎扎带着孩子来拍戏真是不容易,听到这些我很暖,真的很感谢。我有跟导演发消息,说其实当时我生完孩子,如果没有戏来找我,肯定是有一段时间就接不到戏了,如果不是因为你们选择我演这个角色,我可能自此就沉寂下去了。人与人的相处建立在彼此的尊重上,因为工作伙伴们的理解和尊重,我也特别怕给大家添麻烦。别人对你好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咱们应该感恩,应该回馈。

水花这个名字起得好

澎湃新闻:你觉得水花身上你最欣赏的是什么?你觉得这个人物跟你有相似之处吗?

热依扎:我觉得李水花太伟大了。在网上看到很多人说,水花是我们母亲那一辈人的典型形象,外柔内刚,坚韧不拔,心胸像海一样广阔。我觉得她有一点特别好,就是她永远是向上而生,她相信虽然命运对她不公,但她能靠自己的力量改变。我就特佩服她,我可能做不到她这样,但我希望向她的优点学习。而且她有句话,她说她希望她的女儿能够自由自在地生活,那也是我们的母亲一辈的人,她们对我们的希望。女性永远希望下一代的女性,比自己当下的生活和状态更好。所以我们在不断强大,在越来越好,所以你看这两年,女性的声音越来越亮了。

澎湃新闻:我印象很深,水花跟福建的大学生技术员学种蘑菇,她说我希望我的女儿将来能像你这样,好好读书,好好恋爱,去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热依扎:对,就自由自在,自己能选择自己的道路,把控自己的人生。

澎湃新闻:每一代女性都会牢记自己身上遭受的不公、伤害和侮辱,然后她们竭尽全力,希望自己的女儿们能避免这些。

热依扎:对,这一代人对下一代人有期许的,可能我们不是那么富有,但是妈妈们永远希望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给孩子最好的,不管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为什么说女性成为妈妈以后变得特别的强大,所谓的为母则刚,我觉得它说的不仅仅是身为母亲照顾孩子的责任感,也是作为一个人的责任感,这种责任感包括让自己变得更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让这个世界更适合我们的孩子成长为更好的、更健全的人。

所以水花这个人物我非常欣赏她,她没上过那么多学,也没见过那么大的世界,而我们是因为生活富裕了,可以旅行了读书了,见识广了,才能不断拓宽视野。可她没这些条件,她的想法、决定,依然不输我们,如果换作我生在她那样的环境,我不及她。

澎湃新闻:但我也有看到网上有一种声音,说水花这样的女性形象,太传统,太自我牺牲了,连包办婚姻都不反抗,正面塑造这样的女性形象,不符合时代潮流和需求?

热依扎:我们在做现实主义戏剧创作的时候,要符合当时当地的真实情况,要接地气。水花在当时的情况和条件下,她已经很牛了,已经很努力了,而且她贵在有意识,很多生活在城市里的人,还没她有意识。在逼仄夹缝之中,她依然尽量主动去选择她的人生。你可以不认可她的人生选择,但不可以贬低他。

水花特别能容忍,也特别善良,她自己的人生不公不易,但她也看到了永富的人生不易,而且永富对她是好的。包办婚姻肯定是不对的,我们也绝不提倡这样的婚姻,但在那个时代那样的生活背景下,谁能救她?现在看戏的你过去救她?

好的影视作品,能让人去找真正的自己,就是看了别人,才能反思自己的人生,让你看了以后能更好地活。

这个戏看了以后,我觉得人首先是要感恩,感恩别人的帮助,然后就是不管当下有多不如意,我们都应该往上走,要有这种心气儿。水花有一句台词,也是我挺欣赏的一句话,就是“争气让一家人过得更好”。

澎湃新闻:我印象很深的一个点是,白麦苗说水花姐你太可怜了,但水花说有什么可怜的,所有的选择都是自己做的。

热依扎:所以我特欣赏水花,她把人生看得很透彻,她曾经被生活压到土里了。可她还能从土里破土而出。之前跟他们说,水花这个名字起得好,生活带来的困难如一颗颗石头一般,砸向你,但永远砸过来的石头有多大,它激起来的水花有多大。